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一梦十年

    “啊!”

    潜行者冰冷尖利如钢铁般坚硬的触手穿透身体的刹那,让叶钟鸣不可抑制地喊了出来。

    朦胧间,入手处却是一片温润滑腻,还有喷涌过后的极度快感。

    有些熟悉的喘息声从耳边传来,一双莲臂紧紧地裹着颈部,间断的还有阵阵夹杂着汗味的香气涌入鼻孔。

    叶钟鸣的视线渐渐有了焦点,他看见了一张曾经熟悉的美丽脸庞。

    她?

    她不是很久前就死了吗?

    仿佛要确认什么似的,叶钟鸣想要从这具无比熟悉的身体上挺起,可却被女人用四肢紧紧地环住。

    “别,别出去,呆一会。”

    还有着些许气息不稳的娇柔声音急急地响起,像是要失去了什么一样。

    叶钟鸣有些茫然得停止了动作,只是在目光扫视中,恍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画着卡通图案的水杯、夜光的电子闹钟、挂在台灯上的蕾丝内裤、撕开了包装却依然留在里面的杜蕾斯,还有怀中女人光滑身体带来的熟悉触感和某个连接两具身体的地方同样熟悉地律动,都把叶钟鸣带到了一个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2020年,9月10日下午。

    那场旷世之灾发生的一个小时前。

    不应该是出任务了吗?之后被那些该死的虫子袭击,好不容易冲了出去却被潜伏者偷袭,从地下伸出的触手刺穿了身体,以自己的经验那绝对是致命伤。

    可是现在······这场记忆深处的白日激情,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十年前,那个灾难来临前最后的美丽下午。

    常年养成的冷静让叶钟鸣迅速地思考着,只用了十秒钟,他就确定了,这不是什么仿佛回到十年前,而就是回到了十年前!

    看了一眼闹钟上的时间,2020年9月10日,15点35分钟,距离那个刻骨铭心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5分钟。

    2020年9月10日16点40分,一件恐怖的事情将会发生,之后,地球就彻底陷入了冰冷的末世。

    叶钟鸣呆滞半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上天给的眷顾,还是对自己的另一次惩罚?

    叶钟鸣趴在赤,裸的女体上,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双手,白皙而细腻,掌中的纹路清晰,肤色健康,和十年后的自己大相径庭,这是一双握笔翻书,敲打键盘的手,而十年后的这双手,则满是长久握枪留下的老茧,还有无数次搏斗后留下的疤痕和血腥。

    重活了吗?叶钟鸣有些木然,不是每个人都会觉得重活是一种幸运,就像叶钟鸣,经历了噩梦一样的十年,如今又要重活一次,真的难说是幸运。

    重过十年血腥杀戮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和希望的冰冷生涯?叶钟鸣苦笑,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早就体会过那种绝望生活的情况下还能重新坚持一遍。

    至于还如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的女人,叶钟鸣并不能如‘十年前’那样感到温暖,反而心生排斥,因为重活过的他知道,下一刻,自己这位女朋友就要提出分手。

    白诗诗,叶钟鸣的女朋友,他租住的小屋最常光顾的人,从大二开始恋爱,算了算,如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对于已经没有了父母的叶钟鸣来说,他把这段感情看得很重,任何一个人,一个正常的善良的不滥情的人,都会对初恋格外看重,更何况,恋爱的对象还是白诗诗这样的美女。

    只是这种看重在恋情无法继续的时候,伤的也会格外得深。

    上一辈子,叶钟鸣最初是恨她的,他以为她背叛了他,可是这辈子早已知道了原委的他却没有恨意,或许,她的移情别恋带着几丝残忍,但他知道,直到昨天,白诗诗才答应和那个横刀夺爱的人在一起,到现在为止,至少身体上,她还对叶钟鸣保持着绝对的忠诚。

    “其实,我挺感谢这两年你对我地照顾,我是个粗心大意的人,很多时候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我要道歉。”叶钟鸣有些强硬地从白诗诗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爬了起来,脑袋里开始飞速地思考一些东西。

    刚刚恩爱之后的男人突然离去,白诗诗不可抑制地产生了一丝空虚感,这种感觉让本来就有的歉疚之意更加得浓厚了几分,一场她主动发起带着补偿心理的疯狂性·爱,并没有让她感到好过。不过当白诗诗听到叶钟鸣的话,迷人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这是她感到意外时的下意识动作。

    “也很感谢,你这样的好学生不上课却跑回来和我做·爱,只是这种临别类似于施舍的东西,效果也仅仅是满足一下你要离开的歉疚而已,对于我,没有任何作用。”

    “钟鸣你······”

    摆摆手,叶钟鸣打断白诗诗的话,赤着身子来到窗边,看向了不远处阳光下的学校操场,几个精力旺盛的牲口正在踢着足球,旁边的看台上坐着一个白衣服的少女,拿着水瓶和纸巾,温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